7星彩4等奖多少钱

欢迎光临山东乾元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详细介绍

字号:   

乾元学术:关于《公司法》股东表决权回避制度的实务探讨

浏览次数: 日期:2017年10月16日 10:15

关于《公司法》

股东表决权回避制度的实务探讨

 

作者:宋宪滨,山东乾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

股东表决权回避制度,亦称股东表决权例外排除制度,是指当某一或某些股东(特别是控股股东)与股东(大)会的决议事项存在特别利害关系时,这些股东或其代理人不能以其所持表决权参与表决的一种公司法制度。[i]  表决权是股东基于股东身份所享有的,属于股东的基本权利,除非法律和公司章程另有约定,股东的表决权不得随意剥夺。但为了防止控股股东滥用表决权,损害公司和其他中小股东的权益,大陆法系的德国?#22242;?#20363;法的英美的公司法均规定了股东表决权回避制度。我国在1993年的《公司法》未规定该项制度,但在2005年公司法制定时为了针对当时的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通过关联担保掏空上市公司的情况,在2005年修订的《公司法》中在关联担保的事项中明确了股东表决权回避的情形,初步确立了该项制度。但该项制度规定过于狭窄,无法满足我国公司治理结构规定的需要,因此有关的适用范围应该?#23454;?#25193;展。[ii]  遗憾的是,我国于2013年再次修订的公司法仍?#27426;?#35813;项制度没有做出进一步的扩展。笔者结合自身实践,参阅了有关法院案件的裁判立场,对我国《公司法》或其他法规对该制度的规定以及适用如何扩展,进行简析。

一、公司法及其他法规明确规定回避制度的情形

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三款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因此,当公司为其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时,须适用表决权回避制度。

2、《公司法》第71条规定:“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当股东拟转让股权时,拟转让股权的股东须适用表决权回避制度。

3、《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第三十一条规定:“股东与股东大会拟审议事项有关联关系时,应当回避表决,其所持有表决权的股份不计入出席股东大会有表决权的股份总数。”此外,根据?#24230;?#22269;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36951;?#20844;司信息披露细则》第三十三条规定:“?#36951;?#20844;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关联交易事项时,应当执行公司章程规定的表决权回避制度。”因此,对于上市公司和?#36951;?#20844;司中的股东而言,一旦涉及到关联交易,也须适用表决权回避制度

除了上述法定的股东表决权回避制度的适用范围之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四条规定:“股东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除本法有规定的外,由公司章程规定。”因此,对于有限责任公司而言,公司股东完全可以在公司的章?#35752;?#32422;定其他表决权回避的适用情形,对利害关系股东的表决权予以限制或者排除。

二、公司法没有明确规定股东表决回避,但实际上已经排除了部分股东的表决权。

第九十条 发起人应当在创立大会召开十五日前将会议日期通知各认股人或者予以公告。创立大会应有代表股份总数过半数的发起人、认股人出席,方可举行。

创立大会行使下列职权:

(一)审议发起人关于公司筹办情况的报告;

(二)通过公司章程;

(三)选举董事会成?#20445;?/span>

(四)选举监事会成?#20445;?/span>

(五)对公司的设立费用进行审核;

(六)对发起人用于抵作股款的财产的作价进行审核;

(七)发生不可抗力或者经营条件发生重大变化直接影响公司设立的,可以作出不设立公司的决议。

创立大会对前款所列事项作出决议,必须经出席会议的认股人所持表决权过半数通过。

该条规定世纪上排除了发起人对上市七种决议的表决权。

三、司法实践中的有关股东表决回避权的拓展

在原告上海xx化学?#23435;?#26377;限公司诉被告上海xx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决议撤销纠纷一案中,上海市浦东区人民法院认为:关于该次股东会的表决程序,因会议的议题涉及解除原告股东资格,故会议中告知原告不享有表决权。关于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表决回避制度,我国《公司法》虽未涉及,但《公司法》关于上市公司组织机构的特别规定中涉及到,上市公司董事与董事会会议决议事项所涉及的企业有关联关系的,不得对该项决议行使表决权,也不得代理其他董事行使表决权。结合本案,原告为持有被告70%股权的控股股东,系争决议事项涉及到原告股东资格问题,从表决权比例来看,如果由原告参与表决,则该次股东会的召开并无必要,从会议议题来看,如果由原告对?#32422;?#26159;否具备股东资格进行表决,则该种表决形同虚设,亦不符合《公司法解释(三)》作出相关规定的初衷。据此,该次股东会要求原告就表决事项进行回避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公司章程,就表决方式而言亦无瑕疵。[iii]

从上述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公司法解释(三)》,虽然首次作出股东除名规定,?#33539;?#20102;解除股东资格的基本规则,填补了?#20013;?#31435;法的空白。为公司或其他股东追究未出资股东的责任提供了全新的救济途径。但《公司法解释(三)》关于股东除名的规定比较原则,形式上并未明确未出资股东是否有权行使表决权,容易引发司法实践中的误读。本案?#32454;?#20174;股东除名规则规定的条件和程序等层面审查了股东会决议的效力问题,尤其是详细阐释?#23435;?#20986;资股东表决权在股东除名规则适用时应予排除的问题,对于司法实践中,正确理解和适用该股东除名规则,合理保障公司及诚信股东的合法权益,具有积极的借鉴价值。

同样,我国?#20013;?#30340;公司法为保护小股东的权利,防止大股东滥用投票权损害公司和小股东的利益,规定了许多救济制度。如在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三四五款中的规定:(三)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同意,将公司资金借贷给他人或者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四)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五)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32422;?#25110;者他人?#27604;?#23646;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21496;?#33829;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

上述规定有一个共同的前提是“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规定”,也就是说和股东的除名规定一样,最终法律维护的途径要通过股东(大)会来实现。如果这些股东是公司的控股股东,他们参与表决,上述规定像股东除名规则一样,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综合以上分析,股东投票回避制度,是一种事前预防机制,在股东(大)决议做出之前,针对大股东像利用多数表决的议事规则,将其损害公司、小股东以及债权人的动因扼杀在萌芽状态。而我国?#20013;?#30340;公司法对此规定适用的情形规定的实在少的可怜。除了立法机关要及时予以修订补充之外,还需要在实践中,更多的像浦东新区的法院那样,敢于突破。同时也希望最高人民法院及时发布相关指导案例,做出司法解释,以求准确适用法律处理纠纷,最大限度的保护公司与股东的合法权益,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i]危兆彬《轮公司表决权例外排除制度的制度功能与具体运行》,载《时代法学》2009年第一期。

[ii]王林清主编《公司诉讼裁判标准与规范》,人民法院出版社,2012年第一版

 

[iii]浦东法院的论述有误,实际上我国2005年的《公司法》已经确认的关联公司担保股东回避规定适用包括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该规定不是像浦东法院说的仅限于上市公司

 

所属类别: 乾元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39280;?/p>

留言列表

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

新闻留言
 
留?#38405;?#23481;:
* 已输入字符:0
小于等于500字符
您的邮箱:
*
示例:[email protected]
验证码:
   

地址:烟台市莱山区迎春大街169号飞龙·天润大厦26层
电话:0535-3972700
投诉:0535-3972711 、0535-6245434
邮箱:[email protected]

7星彩4等奖多少钱